• 项目
首页>>文章列表
文章列表

共享单车火了 但数亿元押金还缺乏安全保障 2017-02-23 11:59:38

“去年11月,我听到有消息说摩拜单车可能要倒闭了,于是我赶紧把299元押金拿了出来。”来自深圳的吴先生回忆道。尽管摩拜单车没有倒闭,还刚刚宣布完成了新一轮融资,但伴随着共享单车用户数量的增多,行业沉淀下来的巨额押金及其潜在的管理风险已越来越受到公众关注。

央视财经《第一时间》节目中指出,大量的活跃用户为共享单车平台带来了数以亿计的押金,但有用户反映押金充进去容易退出来难。在充与退的时间差里,共享单车平台会用这笔庞大的资金做什么?这部分账户是不是处在监管的灰色地带?

对于央视的报道,当前市场份额最大的两家共享单车平台摩拜单车和ofo均回应称,押金退款可以做到“秒退”。此外,摩拜单车还声明,公司开立了专门的银行账户,用来存放押金,做到了专款专用。

不过,由于目前共享单车平台众多,让人难免会有良莠不齐之感,行业巨额押金的使用及监管仍是公众关注的焦点。有平台就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保证用户退款需求的前提下,会将一部分押金投入共享单车的生产。此外,有专家向记者表示,共享单车押金的监管可以参考预收资金的管理方式,将一定比例资金交由银行监管。

业内押金管理方式多样

目前,主流共享单车平台都要向用户收取一定的押金,从99元到299元不等。在押金之外,用户使用共享单车还需向账户充值,以摩拜单车为例,支持任意金额充值,单笔最低1元,最高100元。

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晓峰在接受腾讯财经专访时表示,收取押金的目的,主要是对用户的一些可能的不良行为,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押金的多少不构成用户使用产品的障碍,因为押金随时可以退还。

尽管押金可以随时退还,但不断增长的用户数还是为共享单车平台带来了庞大的现金流。1月13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透露,经过9个月的运营,目前摩拜单车的用户量已经超过1000万,覆盖12个城市。

如果这1000万用户全部是摩拜单车的使用者,按照每个用户299元的押金计算,摩拜单车的押金收入可能超过29.9亿元。而据央视财经测算,摩拜单车去年12月的活跃用户量已达313.5万人,每月活跃用户押金总额超过9亿元。

对于押金的管理,摩拜单车昨日表示,其专门开立了存放押金的银行账户,100%确保押金的资金安全,专款专用。不过,记者注意到,摩拜单车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去年10月曾向《法治周末》表示,公司从财务角度出发,对这笔资金也会进行一些较为稳妥的操作,比如购买一些风险较低的理财产品,但这样做的目的纯粹是为了保值,并非是为了盈利。

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在保证押金随时退还的情况下,其他一部分押金是用于继续生产车辆,留存用于退还客户的部分是放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托管。根据公开数据,小蓝单车目前的平台用户超过160万。如果这160万用户全部是小蓝单车的使用者,每人缴纳99元押金,小蓝单车的押金收入也将过亿。

专家:押金应进行银行存管

尽管表面看上去,一些共享单车平台对押金的管理还算慎重,但由于没有硬性标准,用户押金的安全问题仍然难以得到根本性的保障。

记者注意到,卡拉单车创始人林斌2月21日发文表示,在2月10日向投资人汇报具体的经营数据后,投资人于当天晚上通知创始人不再继续后续的投资以及按全额收回之前的投资款,并于当天将用户押金款中的第一笔投资款划走,且未与创始团队人员正面接触。目前卡拉单车已完成的退款均由创始团队借款垫资。

有分析指出,卡拉单车投资人能够随意划走用户押金暴露了共享单车押金使用缺乏监管,暗藏风险。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此前撰文指出,由于是“一个人对应一份押金”,摩拜单车或ofo等各类名为“共享”实为“租赁”的单车厂商或平台,通过押金规则可以形成一个巨大的“资金池”。当“资金池”达到一定规模后,即使平台不跑路,它也能给平台带来巨大的收益。按照人头而非车辆收取的“押金”,具有了一定“滑向”非法集资的可能或风险。不同于传统非法集资的承诺是“投资回报”,它们则是暗示承诺可“持续服务”或“便捷服务”。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副院长邓建鹏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社会上是有通过押金形式非法集资的,但要具体个案具体分析。共享单车平台的押金可以参考预收资金的管理方式,将一定比例资金交由银行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12年9月21日商务部公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发卡企业应确定一个商业银行账户作为资金存管账户,并与存管银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资金存管协议应规定存管银行对发卡企业资金存管的比例进行监督,对超额调用存管资金的指令予以拒绝,并按照备案机关要求提供发卡企业资金存缴情况。同时,预收资金只能用于发卡企业主营业务,不得用于不动产、股权、证券等投资及借贷。

实际上,已经有地方政府对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作出了相关规定。深圳市《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收取押金的,须设立押金专用账户,接受第三方监管,保证专款专用。

“这个第三方监管肯定是银行了,有点类似于P2P。”邓建鹏说道,“押金一定要保证专款专用,绝对不能挪作他用,也不能够被用于投资、借贷等用途。此外,共享单车平台至少要在这个方面有详细的信息披露,取信于公众。”

易观互联网交通出行研究中心分析师王晨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押金都是由单车运营方管理,交给第三方监管会让用户更加放心,“如果能够定期公布这笔钱的流向会更好。”

节后快递业屡传唱衰声:比低返工率更糟的是低端价格战 2017-02-23 11:58:09

对此前关于公司部分站点“被倒闭”的报道,圆通速递(600233,SH)进行了回应。圆通速递在公告中称,个别出现快件滞留的网点,公司已积极调度内部资源和外部力量,滞留快件全部派送完毕,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虽然圆通就此进行了澄清,但今年春节后“唱衰”快递行业的声音就一直没停过,就在近日,《新闻晨报》又报道称:天天快递在上海的几大营业网点因员工返工率低出现大量积压。而《华商报》则报道称,圆通在西安高新分部网点也出现了“爆仓”的情况

近年来业内持续的低端价格战,使得单件的利润不断被压缩,资深业内人士蔡伟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到,至少从目前来看,快递企业的上市对于终端的网点增收并没有起积极作用,甚至还使其受到了更大的压力。

圆通回应称运营正常

春节后,有媒体对北京地区一些快递网点发货缓慢、快件积压等情况进行了报道,其中被提及较多的便是圆通。

而2月21日晚间,圆通速递发布公告,称个别报道存在失实情况。

对于此前报道所称的快件滞留等情况,圆通速递在公告中提到:“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员工返岗到位情况良好、网点快件揽收派送服务稳定。因春节后季节性用工紧张及集中发货导致的快件暂时滞留对公司生产经营无实质影响。”

此前的报道中,还提到了包括“圆通北京花园桥网点倒闭”的说法。而圆通快递似也针对性地回应称:公司整体网络运营稳定,加盟公司数量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日常经营正常。

除此之外,圆通还就加盟公司与员工的利益方面提到:公司历来重视全网和谐共生发展,始终将加盟公司及全网员工利益放在重要位置。

在市场层面,似乎是因之前的一系列消息对圆通速递的股价产生了一定影响。2月20日,圆通速递开盘后股价下跌,盘中一度下跌超5%。而在澄清公告发布后,2月22日圆通速递收盘涨2.17&,收25.01元。

快递小哥正变身外卖小哥?

本次的大规模快递积压事件看似并未就此平息。

据《华商报》报道,圆通在西安高新分部网点也出现了“爆仓”的情况。且新闻中出现类似情况的也不止圆通一家,据《新闻晨报》此前报道,天天快递在上海的几个站点也出现了严重积件的情况。

虽然这与春节放假积件,以及电商在放假期间只接单不发货,收假后才陆续发货等情况有关。但资深业内人士蔡伟阳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析了其他方面的原因。

首先他认为本次的大面积积件存在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特大城市;二是网点多为市区网点。

随后,他从快递员的利益角度分析说,由于郊区网点与电商联系更为紧密,市区则多为商务写字楼的派件,利润较低,这样也使得快递员的收入水平受到影响,直接导致了大量快递员离开行业,转投外卖、O2O等领域。

这当然不是业内第一次出现大规模积件,但蔡伟阳认为这次的原因与之前已不同。他介绍说,大概两年前也出现过一次类似情况,但上一次更多的是受劳动力年龄影响而产生的流动,本次则是行业间的流动,“外卖与O2O等给了快递员们性价比更高的选择”。而据《新闻晨报》的报道称,节后上海许多快递网点返岗率不足五成。

在2016年,顺丰与“通达系”纷纷上市,业绩与股价表现也让市场认为快递行业的好时光要来了。但蔡伟阳却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谈到,至少从目前来看,快递企业的上市对于终端的网点增收并未起积极作用,甚至还使其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他称,上市之后由于业绩的要求,只会使终端网点尤其是加盟店受到更大的压力,而本次出现大规模积件的也主要是加盟店,“不知道这次事件后会不会有资金向这方面倾斜”。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低利润的问题不能解决,类似事件的发生概率或难以下降。蔡伟阳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是要真正的能做出有高附加值的产品,而不是仅仅口头说说然后继续价格战;其次由于快递行业是全网布局,不可能做到全部网点都盈利,某些网点必然会产生亏损,快递公司应当对其进行适当倾斜。

世界首台消费级四旋翼飞行摩托问世 但骑上去要小心 2017-02-23 11:56:54

你曾梦想过像骑自行车般简单地飞行吗?

俄罗斯无人机厂商Hoversurf近日在其官网用视频展示了一架可骑乘的“无人机”。这个被命名为Scorpion-3的电动飞行摩托车,又被叫做单座电动悬停车,也是世界首台经真人测试、面向消费级市场的四旋翼飞行摩托。

Hoversurf公司表示,发明Scorpion-3的灵感来源于重型运动摩托车框架,该设备的原理则是依靠空气动力来改变飞行高度和方向。“研发该款产品是想将摩托车和四旋翼无人机技术结合为一体,推出一款全新的‘极限运动设备’,它不仅适用于专业人士,也适合业余爱好者使用。“Hoversurf公司称。

另据科技网站The Verge的信息,Scorpion-3可载重量为120kg,且能以50km/s的速度飞行,其最高飞行高度达10m。Hoversurf还介绍称,Scorpion-3的定制软件可以使操作者自定义行驶里程及飞行高度,使驾乘者能具有安全的体验。


不过,对这个酷炫的新家伙,许多人还是对其安全性表示了担心。The Verge便表示,尽管驾驶这款飞行器并不需要任何摩托车驾驶证或飞行员驾照,但它需要驾驶者有驾驶它的冲动并不介意摔断腿的勇气。

目前,Scorpion-3已经过真人测试并准备量产。该公司官网已开始为Scorpion-3发起众筹,鼓励全球的工程师、发明家、科学家和运动员一同参与公司Scorpion项目平台的研发工作。

不过,Hoversurf公司尚未公布Scorpion-3的具体售价。2016年7月,Hoversurf公司发布了Scorpion 1,飞行速度可达每小时100公里的Scorpion-1官方售价约为5.2万美元。

彼时,Hoversurf的创始人阿塔马诺夫(Alexander Atamanov)表示,创造Scorpion 1主要目的是基于市场方面的考虑,想以此提振公司产品的销售和推广。在他看来,重型无人机的市场需求巨大,公司未来将着重解决飞行器驾驶员的安全问题。

高通上诉欲撤销韩国8.73亿美元罚款的反垄断裁决 2017-02-23 11:56:36

上海Note7爆炸首案开庭:制造商当庭致歉 原告撤诉 2017-02-23 11:55:37

因为网购的三星Note7手机爆炸自燃,上海市民姚某一纸诉状将发货商与制造商告上法院。

2017年2月22日,该案在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开庭,被告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称因他们的工作失误给消费者带来困扰,向姚某表达了致歉。在法庭的主持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这是上海首起因使用三星Note7手机爆炸而诉至法院的案件。

根据此前的民事起诉书,2016年9月2日,三星中国发布公告称,国行版的三星Note7手机所用的电池和国际市场上的三星手机的电池不同,由另一家电池厂商生产,不会爆炸,所以无需召回。

之前犹豫的姚某便不再纠结,于2016年9月7日通过电商平台下单支付5988元,从上海圆迈贸易公司处购买了一部三星Note7手机,9月8日收到手机。

手机送到后,意外突然降临。据姚某回忆,9月18日21时许,他拿着手机坐在家中床上玩游戏,手机突然震动,随后手机屏幕发出“吱吱”的声音,并冒出白色烟雾,姚某情急之中将手机扔在床上。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更加恐慌:手机起火自燃,还散发出阵阵恶臭。事后,他发现,凉席、床单、席梦思床垫等均被烧出手机形状的洞。

当年10月11日,姚某因使用的三星Note7手机爆炸,向金山法院递交了诉状,起诉发货的上海圆迈贸易公司和手机制造商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同日,三星宣布召回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售的全部Note7手机,共计190984台。

原告姚某认为,三星中国的公告使他相信国行版Note7手机的安全性是有可靠保障的,这才决定下单购买;而上海圆迈贸易公司明知该手机存在安全隐患依然上架销售。因此,两名被告对包括姚某在内的消费者均存在欺诈行为,并对原告姚某造成经济损失。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原告姚某要求被告返还购买手机款人民币5988元,并按照原告购买手机款金额三倍的标准,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7964元。此外,原告还要求被告赔偿其他财产经济损失2000元。

在今年2月22日开庭前,原告向法庭申请撤销对上海圆迈贸易公司的诉讼,只保留对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法庭上,被告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表示,对于原告姚某起诉的事实和诉讼请求都没有异议。同时,被告当庭表示了对消费者姚某的歉意,称因他们的工作失误给消费者带来困扰,表示真挚的道歉。

此外,被告还向法庭表示歉意,称给法庭增加了工作量,希望能在法庭的主持下,和原告友好地协商此次纠纷。

在法庭的主持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被告愿意接受原告所有的诉讼请求,原告申请当庭撤诉。

“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中外不一样? 2017-02-23 11:17:05

《MIT Technology Review》(以下称《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对很多科技界人士并不陌生,特别是每年发布的“全球十大突破技术”,更是不少专家学者、投资VC,以及行业从业者紧密关注的榜单。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拥有117年历史的全球著名科技媒体,还在连续16年发布“全球十大突破技术”榜单后,在近日首次来到中国大陆,搞了一个“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中国大陆地区首发会议。

这种消息当然也算扬我国威振奋士气了,一方面可能是中国科技创新突飞猛进,上榜企业和技术多了,来中国大陆搞个首发会也是自然;另一方面也可能与中国市场对《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关注有关,特别是能上“全球十大突破技术”年度榜单,确实是企业发展中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成绩。

然而,这个“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中国大陆地区首发会议”,更像是一个《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中国本土化活动,更直接的说法是:这是为中国大陆参与企业的特供活动。

首先,这个中国大陆地区首发会议上发布的“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确实跟在世界其他地方宣布的一致的。

包括:1)强化学习、2)自动驾驶货车、3)细胞图谱、4)刷脸支付、5)360度自拍、6)太阳能热光伏电池、7)实用型量子计算机、8)治愈瘫痪、9)僵尸物联网、10)基因疗法2.0。

不过,除了公布“十大突破性技术”,《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也会对这些技术做简单说明,并且公布成熟可用期限,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会一同公布上榜技术的主要研究者参与者。

于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如果你单看这次为中国大陆专门召开会议上发布的榜单,可能跟世界其他地方看到的不同。

强化学习官网版和中国特供版强化学习官网版和中国特供版
比如,在“强化学习”这一技术的核心研究者中,《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官网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看到的名单有这几家:DeepMind、Mobileye、OpenAI,Google。但到中国大陆首发会,你可能看到的是:DeepMind、Mobileye、OpenAI、Google、科大讯飞、阿里巴巴、微软亚洲研究院、中科院,百度。

自动驾驶货车官网版和中国特供版自动驾驶货车官网版和中国特供版
再比如,在“自动驾驶货车”技术的核心研究者中,《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官网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看到的名单有这几家:Otto、Volvo、Daimler、Peterbilt,但到中国大陆首发会,你可能看到的是:Otto、Volvo(沃尔沃)、Daimler(戴姆勒)、Peterbilt(皮特比尔特)、Baidu(百度)。

刷脸支付官网版和中国特供版刷脸支付官网版和中国特供版
还比如,“刷脸支付”这一技术的核心研究者中,《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官网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看到的名单有这几家:Face++ 、Baidu,Alibaba。但到中国大陆首发会,你可能看到的是:旷视Face++、百度、科大讯飞,阿里巴巴。

当然,这并不是一次对标发布的榜单,比如发布一份官方榜单,再列出“中国研究者”之类的,好对中国企业以资鼓励之类的。


但是,从这次“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中国大陆地区首发会议”的主办方,也是《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运营方——DeepTech深科技最后发布的内容来看,榜单里并没有明显区分或任何说明——说明这是一份“中国定制”的榜单。

而且从参与企业方面来看,没有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官网或世界其他地区被列出的中国企业,真的当真了!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样的消息:“科大讯飞两项技术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17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榜单”、“百度人脸识别等三项技术入选MIT 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科技’”,“MIT评出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阿里巴巴连摘两项”……

所以如果你也关注到了以上不同,可能不是打开了一个假网页,可能是《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17全球十大突破技术”,实在想给中国企业多一些自信和鼓励呢。

活动主办方回应称,这是个技术榜单,不是一个公司榜单,所有公司都是该项技术的代表企业。为了不太偏颇,美方授权增补中国公司,所以有所不同,比如强化学习,只有美方公司,增加了数家中国公司。每项增加都是得到审批了,文章内容也有增加中国部分。

特斯拉拟将北美“超级充电站”数量增加一倍 2017-02-23 11: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