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项目
首页>>文章列表 >>文化教育
文化教育

艺术世界的人工智能 2018-02-21 09:39:24

日前,十七届雨果奖得主郝景芳新作《人之彼岸》引发热议。这本探索人与人工智能关系的短篇小说集,为读者再一次揭开人类与机器关系的话题讨论。从上世纪末,影片《终结者》上映以来,有关机器人与人类关系的文艺作品屡屡出现,直至成为热门。

和人类做梦机理类似,人类社会可以看作一个巨人。论文与科研成果,是社会这个巨人的“超我”表达;文艺作品恰恰是通过近似于“潜意识”的方式,表达出自己内心最关切、却被“超我”长期压抑的“本我”的所思所想。文艺作品中对人工智能的担忧与疑虑,恰是全人类对眼下这股风潮的最深切感受。无论如何,这是“超我”中的论文、公式与实验数据无法取代或掩盖的。精神分析理论告诉我们,有时“本我”才是最真实的自己,在人类集体面对智能化的时代,这种“本我”是什么呢?

人能否对抗机器

人们初次面对人工智能,探讨机器人与人类关系的首部力作,当属上世纪80年代名噪一时的影片《终结者》系列。影片构想了若干年后人类与机器人的对抗,机器人为防止人类反抗领袖约翰的诞生与成长,派遣机器人“终结者T800”以及后来的T1000等杀手回到上世纪80年代,将对手扼杀在襁褓中。

如今重温经典,人们不得不惊叹于创作者的想象力:处在上世纪80年代,个人电脑刚刚开始普及,机器人还停留在工厂车间,进行着简单劳动的时代,创作者就已开始担心机器有朝一日拥有人类思维,并威胁人类生存。

或许是初识机器人科技迅猛发展的态势,创作者产生了超前担忧。现在看来,这种担忧不无道理:片中,机器人不仅能力高超且冷酷无情,只会执行设定的命令。而人类如想反抗他们的进攻,只能使用同样的机器杀手,设定相反的程序。

即便拥有高超的侦查能力以及特种兵一样的身手,片中的机器人,也只是提线木偶一样的程序执行者。而最可怕的则是提线背后——存在于未来的“人工智能”后台,它们制造并指挥着终结者,令其完成它们控制人类的心愿。这种对机器的恐惧心理,在这部30多年前的老电影中,就已经埋下种子。

机器的社会什么样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高速发展,这颗忧虑的种子在扎根,并呈现出新姿态。

进入新世纪,系列影片《黑客帝国》,成为同时代当之无愧的科幻名作。片中对人工智能形态的描述以及因其产生的忧虑,再次在光影镜头下升级、深化。

影片情节中,网络黑客尼奥对眼前看似正常的现实世界产生了怀疑。他结识了黑客崔妮蒂,并见到了黑客组织首领墨菲斯。经墨菲斯指点,他得知所谓“现实”的世界,其实是由一个名叫“母体”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系统控制,人们就像他们饲养的动物,没有自由和思想,而尼奥的使命,是像“救世主”一样拯救人类。

救赎之路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到底哪里才是真实的世界?如何才能打败那些超人一样的机器指令?尼奥是不是人类的希望?面对未知的前路,黑客如何拯救人类?

在《黑客帝国》,一开始的假设,就把机器放在人类对立面,当作了敌我矛盾,而机器不像是人类社会的科研成果,更像是自生的另一种族。与其说这是对人工智能的忧虑,倒不如说是创作者将其他电影中的“蛮族”、“外星人”元素,化身为片中的“人工智能”而已。

从《终结者》到《黑客帝国》,片中的人工智能,是一个设定的假想敌,创作者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形态与可能性后果,都无从知晓。而片中人类英雄约翰与尼奥,就如同《出埃及记》中的摩西、《荷马史诗》中的奥德赛一样,将人类从危难中拯救出来,得到新生。影片在表达、更是在猜测:未来的人工智能,究竟会是什么样?

无法绕开的“图灵测试”

没有预先设定的机器种族,没有传统科幻的机甲神兵,没有了人类救世主……在人工智能深入发展的当下,影片触角伸向了人们最担忧、疑虑的角落——人工智能是否同我们一样,就生活在我们身边?是否像我们的朋友一样,学习我们的语言,也学习我们的感情、思想?甚至,他们会不会用我们的方式,寻找我们的弱点?

影片《机械姬》,堪称近年人工智能题材影片的经典。片中的故事梗概,讲的就是令当代人时刻关注并产生焦虑的“图灵测试”。

亿万富翁内森,邀请其公司程序员格里森到别墅共度一周。在这所伪装成别墅的研究室内,格里森被介绍给名为“艾娃”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此时他才得知,被邀请到这里的真正目的是进行针对伊娃的“图灵测试”。谁知,艾娃已经掌握了超越二人的智能,她可以制造临时错误,误导测试结果,甚至学会巧妙利用人类弱点。最终在艾娃操纵下,另一机器人京子挥刀杀死了主人内森,艾娃则将格里森困在研究室内,只身走出实验室,悄无声息地进入人类社会。

当看到京子揭开人造皮肤,展现自己的机械结构时,深陷“图灵测试”主人公格里森竟也怀疑起自己的人类身份,扒开口腔、眼角,希望又害怕找到身上属于机械世界的蛛丝马迹。最终,他在自己划开的手肘流淌的鲜血中晕倒,也从而才确信自己仍属于人类。

人工智能到来之前,人类对自己从未有过如此的怀疑,从未怀疑自己是一个人。而人工智能的到来,却让人类产生如此前所未有的疑虑。面对理性超越自身的一个自己亲手造就的“种族”,人类在其面前,还有什么优势呢?

第一次产业革命,机器替代了简单劳动,人们能告诉自己:机器只会简单重复;电气化革命后,机器能发光、发亮、发声,人们告诉自己:拔掉电源,机器就不行了;第三次产业革命后,机器可以实现高速计算,人类安慰自己:机器不会思考。可当下的人工智能高速发展,自主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他们真的学会了思考。

在机器面前,人类情绪化、非理性、被情感所困、被感性纠缠,沉湎于声色,流连于艺术……但或许,这些总被当作“弱点”的事物,却在人工智能映衬下,愈加显得珍贵,成为人类区别于机器的最显著特征。更或许,这些才是人之为人的关键所在,而不是那些随时可能会被机器超越的所谓“优点”。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现实中的人工智能没那么可怕,它们可以帮助我们重新认识自己,重新告诉我们,什么才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


刘锋:互联网云脑与人工智能时代的兴起 2018-02-21 09:35:07

一、互联网云脑提出的背景


每一次人类社会的重大技术变革都会导致新领域的科学革命。大航海时代使人类看到了生物的多样性和孤立生态系统对生物的影响。无论是达尔文还是华莱士都是跟随远航的船队才发现了生物的进化现象。


大工业革命使人类无论在力量的使用还是观察能力都获得极大的提高。这为此后100年开始的物理学大突破,奠定了技术基础。这些突破包括牛顿的万有引力,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众多科学家创建的量子力学大厦,这些突破都与“力”和“观测”有关。


互联网革命对于人类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大工业革命。与工业革命增强人类的力量和视野不同,互联网极大地增强了人类的智慧,丰富了人类的知识。而智慧和知识恰恰与大脑的关系最为密切。


如果我们观察近20年来互联网出现的新应用和新功能,可以直观的发现互联网与大脑结构具有越来越多的相似性。这些现象包括:3D打印机,复印机的远程操控,医生通过远程网络进行手术;中国水利部门在土壤、河流、空气中安放传感器,及时将气温、湿度、风速等数据通过互联网传输到信息处理中心,形成报告供防汛抗旱决策使用;Google推出了“街景”服务,在城市中安装多镜头摄像机,互联网用户可以实时观看丹佛、拉斯维加斯、迈阿密、纽约和旧金山等城市的风貌等。


这些新互联网现象分别具备了运动神经系统、躯体感觉神经系统、视觉神经系统的萌芽,基于以上互联网新现象,从2008年开始,科学院相关研究团队发表论文,提出互联网向类大脑架构进化的观点,并绘制了互联网云脑的示意图。(见图1)

互联网将向着与人类大脑高度相似的方向进化,它将具备自己的视觉、听觉、触觉、运动神经系统,也会拥有自己的记忆神经系统、中枢神经系统、自主神经系统。另一方面,人脑至少在数万年以前就已经进化出所有的互联网功能,不断发展的互联网将帮助神经学科学家揭开大脑的秘密。科学实验将证明大脑中也拥有Google一样的搜索引擎,Facebook一样的SNS系统,IPv4一样的地址编码系统,思科一样的路由系统……


从2010年开始,美国科学家也开始从学术上关注互联网与脑科学的关系,2010年8月美国南加州大学神经系统科学家拉里·斯旺森和理查德·汤普森在《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发表论文,用互联网路由机制解释老鼠大脑的信号如何绕过破坏区域到达目标区域。


2012年11月16日,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Dmitri Krioukov在2012年11月的Scientific Report发表论文,提出利用计算机模拟并结合多种其他计算,揭示许多复杂网络如互联网、社交网、脑神经网络等有高度的相似性。

二、用互联网云脑分析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概念的关系

当时间快车越过21世纪第一个十年,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新模式、新概念、新理论、新架构层出不穷,包括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云机器人、脑计划、智能驾驶、无人飞机、3D打印、虚拟现实等不断涌现。

在新世纪科学时代,为什么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工业互联网、边缘计算,特别是人工智能成为科技的前沿和热点,它们与这些新概念互联网云脑架构究竟是什么关系?下面我们分别进行详细分析。(见图2)


图2 互联网云脑架构图

(一)物联网是互联网大脑的感觉神经系统萌芽

2005年11月国际电信联盟(ITU)发布了题为ITU Internet reports 2005-the Internet of things的报告,正式提出了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IOT)一词,这一报告虽然没有对物联网做出明确的定义,但从功能角度,ITU认为“世界上所有的物体都可以通过因特网主动进行信息交换,实现任何时刻、任何地点、任何物体之间的互联、无所不在的网络和无所不在的计算”;从技术角度,ITU认为“物联网涉及射频识别技术(RFID)、传感器技术、纳米技术和智能技术等”。

在世界范围内,物联网还没有统一的定义和结构,比较著名的有欧盟第七框架计划(Framework Program7,简称FP7)提出的sensei物联网架构,其目标是通过Internet将分布在全球的传感器与执行器网络(WS&AN)连接起来,组成一个真正的世界互联网(Real World Internet RWI),并定义开放的服务访问接口与相应的语义规范来提供统一的网络与信息管理服务。

此外,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英国剑桥大学等7个高校组成AUTO ID实验室、日本东京大学UID中心、韩国电子与通信技术研究所(ETRI)、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欧洲电信标准组织(ETSI)、法国巴黎第六大学都从不同方面对物联网的架构进行了设计和探讨。

总体上看,物联网重点突出了传感器感知的概念,同时它也具备网络线路传输、信息存储和处理、行业应用接口等功能。而且也往往与互联网共用服务器、网络线路和应用接口,使人与人(Human ti Human,H2H)、人与物(Human to thing,H2T)、物与物(Thing to Thing,T2T)之间的交流变成可能,最终将使人类社会、信息空间和物理世界(人机槠)融为一体。

(二)云计算是互联网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萌芽

2007年10月,在IBM和Google宣布在云计算领域的合作后,云计算迅速成为产业界和学术界研究的热点。IBM技术白皮书中关于云计算的定义是:“云计算一词用来描述一个系统平台或者一种类型的应用程序。一个云计算平台可按需进行动态部署、配置、重新配置以及取消服务。云计算平台中的服务器既可以是物理的,也可是虚拟的。‘云应用’使用大规模的数据中心以及功能强劲的服务器来运行网络应用程序与网络服务,任何一个用户可以通过合适的互联网接入设备以及一个标准的浏览器就能够访问一个云计算应用程序。”

云计算的诞生有其历史根源,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新兴的应用数据存储量越来越大,互联网业务增长也越来越快。因此互联网企业的软硬件维护成本不断增加,成为很多企业的沉重负担。与此同时,互联网超大型企业如Google、IBM、亚马逊的软硬件资源有大量空余,得不到充分利用,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从企业各自为战的软硬件建设向集中式的云计算转换,也就成为互联网发展的必然。

纵观云计算的概念和实际应用,我们可以看到云计算有两个特点,第一,互联网的基础服务资源如服务器的硬件、软件、数据和应用服务开始于集中和统一。第二,互联网用户不用再重复消耗大量资源,建立独立的软硬件设施和维护人员队伍。通过互联网接受云计算提供商的服务,就可以实现自己需要的功能。

我们知道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central nervous system)在动物的神经系统集中化的过程中,作为其形态上的中心和在机能上的中枢,最终成为被分化出来的重要身体部位,承担了控制和调节整个机体活动的功能。

而在互联网云脑的架构中,互联网云脑的中枢神经系统则将互联网的核心硬件层、核心软件层和互联网信息层统一起来,为互联网各虚拟神经系统提供支持和服务。从定义上看,云计算与互联网云脑中枢神经系统的特征非常吻合。在理想状态下,物联网的传感器和互联网的使用者通过网络线路和计算机终端与云计算进行交互,向云计算提供数据,接受云计算提供的服务。

(三)工业4.0、工业互联网、无人机、智能驾驶、3D打印,本质上是互联网运动神经系统的发育和萌芽

德国政府在2013年4月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正式推出“工业4.0”战略,其目的是为了提高德国工业的竞争力,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占领先机。德国学术界和产业界认为,“工业4.0”概念即是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或革命性的生产方法。该战略旨在通过充分利用信息通讯技术和网络空间虚拟系统-信息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System)相结合的手段,将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

工业互联网与工业4.0类似,2013年6月,GE提出了工业互联网革命(Industrial Internet Revolution),伊梅尔特在其演讲中称,一个开放、全球化的网络,将人、数据和机器连接起来。工业互联网的目标是升级那些关键的工业领域。如今在全世界有数百万种机器设备,从简单的电动摩托到高尖端的MRI(核磁共振成像)机器。有数万种复杂机械的集群,从发电的电厂到运输的飞机。

工业4.0和工业互联网没有明确指出它与互联网有什么关系,但通俗的说,就是无数个行业被互联网浪潮冲击后,互联网开始改造工业制造业了。

从图二,我们也同样可以看出工业4.0或工业互联网,本质上是互联网运动神经系统的萌芽,互联网中枢神经系统也就是云计算中的软件系统控制工业企业的生产设备、家庭的家用设备、办公室的办公设备,通过智能化、3D打印、无线传感等技术,使得机械设备成为互联网大脑改造世界的工具。同时,这些智能制造和智能设备也源源不断向互联网大脑反馈大数据数,供互联网中枢神经系统决策使用。

(四)大数据是互联网大脑信息的基础

Nature早在2008年就推出了Big Data专刊。Science在2011年2月推出专刊Dealing with Data,主要围绕着科学研究中大数据问题展开讨论,说明大数据对于科学研究的重要性。全球知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在2011年6月份发布了一份关于大数据的详尽报告“Big data:The next frontier for innovation,competition,and productivity”,对大数据的影响、关键技术和应用领域等都进行了详尽的分析。

2012年3月份美国奥巴马政府发布了《大数据研究和发展倡议》(Big Data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itiative),投资2亿以上美元,正式启动“大数据发展计划”。计划在科学研究、环境、生物医学等领域利用大数据技术进行突破。

大数据目前尚没有统一的定义,比较有代表性的是3V定义,即认为大数据需满足3个特点:规模性(Volume)、多样性(Variety)和高速性(Velocity)。除此之外,IDC认为大数据还应当具有价值性(Value),大数据的价值往往呈现出稀疏性的特点。而IBM认为大数据应该具有真实性(Veracity)。

随着博客、社交网络以及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的兴起,互联网上的数据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不断增长和累积,学术界、工业界甚至于政府机构都已经开始密切关注大数据问题,应该说,大数据是互联网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互联网用户的互动、企业和政府的信息发布、物联网传感器感应的实时信息,每时每刻都在产生大量的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数据,这些数据分散在整个网络体系内,体量极其巨大。这些数据中蕴含了对经济、科技、教育等等领域非常宝贵的信息,大数据的研究就是通过数据挖掘、知识发现和深度学习等方式,将这些数据整理出来,形成有价值的数据产品,提供给政府、行业企业和互联网个人用户使用和消费。

我们在论文“互联网与神经学的交叉对比研究”中对互联网云脑的信息层定义时,曾经这样描述:“互联网的信息成爆炸式增长,这些信息的形式包括文字、二维图片、文档、视频、声音、三维图像等,分布在互联网的服务器、路由器、交换机、用户终端和互联网虚拟神经系统里。我们将这些分布在互联网中的信息统称为互联网云脑的信息层或数据海洋。”

我们在前文阐述过,以云计算为代表的互联网新应用的兴起,表明互联网基础服务无论从硬件、软件还是数据信息都在向集中和统一的方向发展。也就是说,未来的大数据还将具备一个新的特性-统一性(Unity)。可以预见,当大数据的容量进一步增加,存储方式进一步趋向集中。大数据将逐步形成互联网云脑的信息层(数据海洋)。

(五)边缘计算是互联网末梢神经的发育

当前,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系统的计算大多数是在互联网数据中心运行,即运行在“云”上。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人们发现一个巨大的机会正在远离数据中心的网络边缘产生——嵌入式人工智能正受到越来越广泛的重视。

物联网拥有海量的终端设备,未来如果这些网络节点所抓取的数据都需要上传云端进行智能处理或者深度学习,对网络带宽将提出巨大挑战,另一个挑战则是功耗。设备端大量采用电池供电,比如智能移动设备、新能源汽车等都对设备功耗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从2015年开始,以边缘计算为特点的嵌入式人工智能技术开始受到重视,它们的作用可以优化资源、提升效率。

边缘计算概念已经普遍存在于工业物联网应用、制造业、零售、ATM机、智能手机和虚拟/混合现实等领域。这一概念的核心是处理任务时,在网络端点或接近网络端点的地方完成一部分计算和分析,而无须将所有数据发回云端。算法和模型可以在云端建立,然后推送到边缘设备上。

我们知道,神经末梢是为神经元神经纤维的末端部分,分布在各种器官和组织内。按其功能不同,分为感觉神经末梢和运动神经末梢。感觉神经末梢是感觉(传入)神经元周围突的终末部分与其他组织结构共同形成的特定结构,称为感受器(receptor)。它能感受人体内外的各种刺激,并转化为神经冲动,传向中枢。感觉神经末梢按其结构又可分为游离神经末梢和有被囊感觉神经末梢。(见图3)



从上述介绍可以看出,边缘计算可以看做是互联网云脑(大脑)发育过程中互联网神经末梢不断发育的结果。或者说,边缘计算和雾计算是互联网神经末梢的代名词。

边缘计算和作为其代表的智能感受器和效应器在网络的边缘进行初步和简单的数据信息处理。它们的出现不是为了替代互联网的中枢神经系统(云计算),而是与云计算互为备份,互为依托,增加整个互联网云脑(大脑)的鲁棒性(robustness,用以表征控制系统对特性或参数扰动的不敏感性)。

在有良好网络条件的情况下,云端能减少本地端的计算任务,也能够完成信息储备能力及数据实时共享。当网络线路和云端计算量受限时,边缘计算可以独立进行信息处理,但最终当线路联通后,边缘计算和雾计算还是要把相关信息传输到云端(互联网中枢神经系统),实现不同边缘设备的信息共享和交互。

三、人工智能成为热点的历史背景与当下原因

人工智能作为2014年以来互联网领域最热门的领域,被科技界、企业界和媒体广泛关注。作为一个概念,人工智能是在1956年夏季,以麦卡赛、明斯基、罗切斯特和申农等为首的一批有远见卓识的年轻科学家在一起聚会,共同研究和探讨用机器模拟智能的一系列有关问题时,首次提出的。

事实上,人工智能的发展充满了坎坷,在过去的60年里,人工智能经历了多次从乐观到悲观,从高潮到低潮的阶段。最近一次低潮发生在1992年日本第五代计算机计划的无果而终,随后人工神经网络热在20世纪90年代初退烧,人工智能领域再次进入“AI之冬”。这个冬季如此的寒冷与漫长,直到2006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Geoffrey Hinton提出“深度学习”算法,情况才发生转变。

这个算法是对20世纪40年代诞生的人工神经网络理论的一次巧妙的升级,它最大的革新是可以有效的处理庞大的数据。这一特点则又幸运地与互联网结合。由此引发了2010年以来新的一股人工智能热潮。2011年,一位NCAP研究员和斯坦福的Andrew Ng在Google建立了以深度学习为基础的谷歌大脑,Andrew Ng也就是后来百度大脑的首席科学家吴恩达。2013年,Geoffrey Hinton加入Google公司,其目的是进一步把谷歌大脑的工作做得更为深入。

人工智能从此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基于互联网海量的“大数据”和每时每刻与现实世界的信息交互,到2014年,百度大脑、讯飞大脑等互联网人工智能系统也纷纷涌现,不断创造出新的领域和纪录。人们重新开始陷入狂热的兴奋之中。著名的企业家、投资人和意见领袖不断发出预言,警告人工智能系统即将超越人类,变成人类的主人。这里就包括著名物理学家霍金、特斯拉CEO马斯克以及未来学家库兹韦尔。

总体看,人工智能可以看做是互联网智能、智慧和意识产生的基础,今天人工智能的热潮依然是互联网进化,形成互联网云脑过程的一次波段性浪潮,无论是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工业4.0、工业互联网、无人机、智能驾驶、虚拟现实,它们依然也都是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产物,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的新概念。同时,它们的发展也为人工智能当下和未来的爆发奠定了无法替代的基础。从互联网云脑形成和进化的进程看,人工智能依然不是互联网发展的最后高点,以人类智慧为基础的群体智慧爆发,将是下一个热潮所在,它形成的背景以及与人工智能的关系,我们将在以后的文章中进行探讨。


人工智能“唤醒”文化遗产 点开手机也可与历史“互动” 2018-02-21 09:28:48

2017年1-12月文教体育用品行业运行情况 2018-02-21 09:27:35

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广州首飞 未来三年将迎来爆发 2018-02-20 20:49:33


184无人驾驶载人飞行器在广州成功试飞

人类总希望能像小鸟一样在高空中自由飞翔,也正因为此,莱特兄弟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架飞机。然而,经过了100多年的发展,全球航空业已高度成熟,飞机成为不少人日常出行的交通工具之一,但是对于众多航空迷来说,对“飞行梦”的追逐才是刚刚开始,也许他们的“终极目标”就像科幻电影中——任何人只要进入飞行器中,就能在地上驰骋、天上遨游——至少能避开当前拥堵的城市交通。


随着国内科技创新企业的崛起、智能制造的发展,这场“飞行梦”不乏国人的身影。日前,位于广州世界大观的亿航智能团队旗下的亿航184无人驾驶载人飞行器在广州成功试飞。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试飞的载人飞行产品不同,这款184飞行器是采用无人驾驶技术,配合后台调度系统——只要你懂得使用手机,进入飞行器就能顺利飞起来。早前,德国一家科创团队亦试飞了一台“无人飞行出租车”。


无人驾驶载人飞行器被科技界认为是未来出行的交通方式之一,然而,要真正实现市场量产却要通过重重“大考”,比如能否获得适航许可证、基础配套设施充电桩等。但无论怎样,亿航184的成功试飞,标志着人类向低空飞行梦又迈进了一步。


中枢中心时刻on line 广州可遥控伦敦飞行器


与以往的载人飞行器不同,这台亿航184是采用无人驾驶的模式。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上,将“无人驾驶”这一概念应用于载人飞行器上仍属为数不多。简单来说,乘客进入飞行器系好安全带后,只需要简单地通过座舱内的平板电脑进行A地到B地的路线设定,飞行器就能自动根据预设好的路线起飞然后抵达。过程无需乘客进行任何驾驶操控,因为飞行调度中心会对整个飞行过程监控和管理。“只要懂得用智能手机的人,就会‘开’这台飞行器。”亿航智能创始人兼CEO胡华智表示。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台亿航184载人飞行器座舱外观设计类似于直升机座舱,舱门是“欧翼门”设计,舱门打开后,乘客进入座舱需要点技巧——首先乘客要弯着背,一只脚先进入舱内,之后“翻身”坐进里面。刚开始有点“别扭”,但是熟练之后问题应该不大。当天现场测试的机型是单座机型,试乘者们进入座舱后表示里面十分“舒适”。


除了试飞演示外,在场媒体还参观了这台184“身后”的大脑——指挥调度中心。在这庞大的指挥调度中心中,技术人员能透过屏幕在场外的飞行器进行全程监视控制,“通过这里,我们在广州就能控制远在伦敦的载人飞行器”,亿航智能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熊逸放告诉记者。而且,通过高速通信网络,指挥调度中心可远程实现与飞行器的机载软件实时数据传输与交互,“目前是利用4G网络,等到5G网络商用时,数据的交互将会更快”。


调度中心还肩负两大重任——控制和预警。万一飞行器在空中突然出现问题,调度中心将马上采取适当安全措施,进行远程控制,使其降落至安全地点。事实上,亿航184飞行器在“投放”到某个城市前,团队会先为用户设置好起降点。用户只需点击飞行器上平板电脑的地图上已固定好起降点,这样飞行器就会“全自动”带着乘客顺利到达目的地,胡华智如此表示。


空中运行保障靠“大脑” 电池续航性成焦点


据了解,目前全球轻型载人飞行器主要采用5种平台类型,其中包括双涵道、多涵道、多旋翼、固定翼、复合型。其中,亿航184及早前已完成全球首个载人试飞的德国Volocopter等都属于多旋翼,其中184飞行器是4支机臂,采用共轴双桨式设计,共有8支螺旋桨。而E-volo则是采用内外两圈蛛网式的结构,共18个螺旋桨,同样是采用纯电动。


早两年,有业界便质疑多旋翼是否存在载人能力。不过,这次184的载人试飞似乎已作出了明确的回应。胡华智表示,这款飞行器通过Fail-Safe系统对多个螺旋桨进行复杂备份,该备份系统让飞行器在天上飞时,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和问题,都能让它在空中“停留”,并将人带到安全的地方。“起飞前,飞行器先会过自身‘大脑’判断飞行器的电量、天气情况等,同时系统会把整个起飞前的操作反馈到调度中心,中心会先进行审核,当操作、机身设备、航路是否通畅等一切都OK,飞行器才会起飞。”


据了解,Fail-Safe系统是广州本地团队自主研发的,利用这个系统及飞行指挥中心的低空通信系统,来确保飞行器在空中的飞行安全。


航空专家表示,考量飞行器技术的安全性需综合多方面因素。首先,目前电机技术已非常成熟;其次,多旋翼飞行器的安全性还应该包括是否有相应的安全应急方案等考量。


据了解,这款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是采用垂直起降方式与倒U形自动驾驶飞行航线,外加其可折叠式机身设计。从目前团队提供的数据显示,飞行器的续航时间在25分钟左右,飞行速度100公里/小时。而飞行器充电的方式也十分简单,据介绍,标准充电时间为1小时,“我们未来将在起降点建立充电系统,大家在起降点就能帮飞行器充电”。


电池的续航和安全性也是飞行安全的重要保证。“184飞行器的电池是采用叠片式锂电池,是专门提供动力的电池,该电池比传统电动汽车的单片电池功率要大。我们只有96节电池,叠片成8个电池包供电,即便只有一个电池包供电飞行器也能正常飞行。”胡华智介绍,飞行过程是8个电池包同时作用,假如飞行中电池突然发生故障,其内部的控制系统会预先探测温度等,发现电池出现异常,就会对它进行逻辑处理,“预先介入才是保证空中安全所必要的”。


另外,还有两大措施来保证其后台“大脑”的网络安全,其一网络线路是由全球不同的合作运营商提供的专门“通道”;其二,亿航的通信协议是非开放式协议,并且做了网络安全的加密。


技术人员表示,飞行器续航距离大概40公里,听起来距离有点短,但不同于地面交通,飞行器是点对点的飞行,从直线距离而言已是当前较为理想的距离,这个距离已能从广州飞到东莞、佛山等城市。


挑战:梦想or现实?


2013年初,胡华智就带领着团队开始投身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的技术开发。经历了5年时间,184首次载人试飞成功,是否就离市场量产不远?他表示,我们争取今年试运行。


那么,梦想真正照进现实时,尤其是对于航空业来说,还要经历怎样的“历练”?“即使自动飞行器在技术上没有问题,但要实现空中飞行就必须越过重重门槛”,航空业人士告诉记者。首先,要实现空中飞行必须“通过”民航机构严格的监管制度。作为飞行器的安全保障,适航审定是重中之重。任何厂家生产的任何型号飞机,唯有取得适航当局颁发的适航证,并经过运行合格审定或补充审定才能投入运营。而且,飞机制造商的新机型要在全球市场上投放,除了要得到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和美国航空管理局(FAA)的适航证外,还需要获得进口国家相关监管部门的证明。


“目前团队正积极和中国民航局合作制订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这一创新产品相关的适航标准,以推动行业政策和标准的进一步完善和发展。”熊逸放表示,同时,团队与新加坡、迪拜、新西兰等地方的空管部门有合作。另外,亿航智能在去年通过了AS9100C国际航空航天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这是对生产、研发、售后、质量、流程管控的认证。


中国航空学会科普委员会委员王亚男建议,科技企业与相关部门合作,辟出指定的航路,机场至城市的某个区域,避开有建筑物和人居住的地方,在这些指定的航路上使用飞行器,从而提升交通出行的便捷。“可以预期,未来人类交通从平面化到立体化是必然之路,利用地面上100米~200米的空域来缓解城市交通拥挤是完全有可能的。”


对于未来应用场景的蓝图,这种无人驾驶载人飞行器除了作为短途点对点的低空交通工具缓解拥挤的城市交通,打造智慧交通外,还会用于医疗、物流、零售、旅游等场景。据团队透露,未来飞行器会在景区、古城观光等旅游观光项目上投放使用。“未来我们的客户可能在2B和2C市场同时展开,而随着市场的发展,我们会将价格做到大多数人都买得起。”胡华智表示。


“这类低空飞行的产品只要解决了安全性、舒适性和合法性,在旅游行业会有一定的前景。”佛山市美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长云表示,一些景区早前曾推出过直升机和热气球等项目,舒适性一般,因此这类新型的飞行产品若要推出市场,就要提升舒适性和安全性。


风投加速布局“空中飞行”概念


说到无人驾驶载人飞行器,不得不提到的是“飞行汽车”。其实,利用飞行器或是飞行汽车在城市中低空通勤的概念,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在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一些汽车企业或科学团队就已开始计划和投入研发。目前,尚未有一台“载人”飞行汽车正式在市场上量产并投入使用。不过,在近几年,载人飞行器或者飞行汽车的概念,获得各国投资机构的“青睐”,其中不乏中国企业。2017年12月,根据外媒体报道,我国汽车企业吉利正式收购美国飞行汽车公司Terrafugia,这家成立于2006年的美国飞行汽车公司,2013年,这家公司发布了TF-X概念车,能垂直起降,搭载混合动力系统,飞行速度达到322km/h,续航里程超过800km。有传闻,它将是未来吉利即将投产的“飞行汽车”的原型。一名汽车界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国内车企投资创新企业,更多是看作对未来技术的“储备”,有点是“趁价格低先入手”。


看中这一市场的中国企业不单是吉利,还有国内互联网巨头之一的腾讯。在2017年9月初,路透社有消息显示,研制电动“飞行的士”的德国初创公司Lillium已完成新一轮9000万美元融资,牵头注资的是腾讯控股。早在2015年,亿航宣布获得B轮融资。


近日,全球打车应用企业优步就决定与贝尔直升机联手合作,在2025年推出全美首个“空中的士”服务。达信公司商务直升机执行副总裁穆雷指出,贝尔直升机公司将与优步联手,首批“空中计程车”将在下个10年中期出现。该公司在今年1月初的CES上就展示了一款“电动飞行出租车”的座舱,这辆未来感十足的“飞行出租车”更像一个空中的移动办公室。预计这台“飞行出租车”将在2020年完成验证飞行和取证工作,并进行小规模生产。

一方面是投资业界的看好、技术的不断创新与尝试。另一方面,长久以来该领域存在一定争议,除了上文提及的将这类无人驾驶飞行器整合到公共空域,监管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外,还有,例如基础设施充电桩的配套,怎样追踪和控制无数的无人驾驶飞行器……


作为中国飞行领域的探索者之一,胡华智充满信心地表示,也正因为有争议,所以要更努力,“预期在未来三年内,这个市场会迎来爆发”。根据亿航的时间表,最快在今年夏季,184无人驾驶载人飞行器的商用版本参数、价格以及未来的应用场景将对外公布。


近日,被称为科技“怪人”、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Space X火箭项目“猎鹰重型”运载火箭终于顺利升空,并且将旗下的特斯拉送上太空。马斯克从计划制造火箭到项目成功也整整经历了17年的时间。虽然,距离将数百万人“运进”太空生活有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但是至少距离马斯克自己的“钢铁侠”梦又近了一步。


实现人类低空“飞行梦”确实需要时间和耐心,但我们相信,未来可期。


春节三天电影票房逾30亿元 文化消费迎来“最强档” 2018-02-20 20:49:21


狗年春节期间,国内电影票房“旺旺旺”。根据猫眼实时票房初步统计,初一至初三国内电影票房累计约32亿元,远超去年同期,刷新了中国电影(16.290, 0.67,4.29%)市场的新纪录。

2018年春节电影市场的劲爆势头,在大年初一就“锋芒毕露”。当日,国内电影票房达12.6亿元,与去年同期的8.1亿元相比,增幅高达50%以上。

“逾10亿元的数字,超越了此前全球单一市场单日票房的纪录。这意味着,电影作为新的消费模式得到了中国大众的更多认可。”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说。

大年初二,国内电影票房以接近10.2亿元的成绩,继续维持在10亿元级别的水准。初一至初三票房累计约32亿元,接近去年整个春节档,可谓历史性的突破。

狗年春节电影市场的爆发,得益于以下三重因素:

——创作题材的丰富多彩。今年春节档期上映的电影,涵盖喜剧、动作、推理、动画等多个题材,内容可谓精彩纷呈。其中,奇幻喜剧《捉妖记2》,以初一5.4亿元、初一至初三11.9亿元的成绩暂列票房冠军;动作喜剧《唐人街探案2》在初三以3.2亿元成为票房冠军,初一至初三以总票房9.8亿元的成绩暂列票房榜第二。

从票房数据看,狗年春节的电影市场呈现两大特点:一是IP电影的大放异彩。包括《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在内,凭借前期积攒的良好口碑和粉丝基础,再加上续作中精心设计的新元素,部分IP获得口碑和票房双丰收,可谓“叫好又叫座”。

二是主旋律影片再次展现强大魅力。《红海行动》还原了中国“也门撤侨”的壮举,该片初一至初三上座率均超过60%,票房已达4.5亿元。记者初二走访合肥博纳国际影城时注意到,全场几近满员。结束时,观众中响起热烈掌声。“从《战狼2》到《红海行动》,为中国的日益强大感到无比骄傲。”观众陈思涵表示。

——电影宣发的不断创新。所谓“酒香也怕巷子深”,靓丽的票房成绩,既需要过硬的电影质量作为基础,也离不开电影宣发这样的强大推手。

从春节档期看,中国的电影宣发可谓群雄逐鹿、新招迭出。随着票补力度的弱化,预售这个宣发新品种在狗年春节异军突起。通过在线票务平台进行预售,既吸引更多用户前来观影,也有利于影片在上映初期扩散口碑。

在线预售、在线选座、在线支付,互联网企业在狗年春节的电影市场全面发力。在多部热门影片的出品方和发行方中,都有互联网巨头的身影。“如果说电影是汽车,传统影视公司是开车人,那么互联网影业公司就是汽油,他们用亿万大数据和强大渠道,推动着行业加速前进。”行业人士评价说。

——文化消费的日益升温。随着国民收入的持续增长,春节这个传统佳节,越来越成为文化消费的“最强档期”之一。

“过年看电影是和家人分享时光的重要方式之一。在家的时候,大家都各自盯着手机屏幕,或者洗碗拖地啥的,在影院则可以安安心心坐上一两个小时,回来还可以讨论讨论观影心得,我觉得这种过节方式蛮值的。”武汉观众张秋萍说。

不止是城市,文化消费的热潮还在向乡镇延伸。在一些农村的墙头,过年前夕已经刷上了诸如“过年不去看胡巴,考试双百没人夸”之类的宣发标语,大部分时间待在城市的返乡大军,已经成为电影春节档争夺的新客群。

有业内人士认为,电影市场的飞速发展,折射出中国文化消费的巨大潜力。观影已成为中国老百姓(56.800, -0.10, -0.18%)过年期间的“重头戏”和“新年俗”。

复旦大学媒介管理研究所所长朱春阳表示,火热的春节电影市场背后,折射出中国电影品质的不断提升和人们对文化消费的更高追求。



当传统文化搭上人工智能 百度AI“智能春联”爆红 2018-02-20 20:48:59

还记得《中国诗词大会》中风靡全国的飞花令和才华惊人的选手们吗?当你在默默膜拜节目中的大神时,一款能对春联、精通飞花令的超级神器已横空出世。这款无畏挑战的神器正是百度AI推出的“智能春联”,不论是谁,都能通过这款神器量身定做一副春联,还能生成带有自己姓名的专属春联卡片,为亲友送上定制的新春祝福。


用户在百度App中搜索“智能春联”,进入“智能春联”系统后,输入2到4个字的任意关键词,“智能春联”就会结合用户所输入的词语创作出一副个性化春联。如输入“好运”,人工智能就创作出上下联为“一年好运满园锦绣,万众同心遍地辉煌”、横批为“春光满园”的春联;输入“大圣”,就会得到上下联为“大圣登高歌盛世,金鸡起舞庆新春”、横批为“喜迎新春”的春联。用户如果不满意第一幅,还可以刷新更换一副新的春联。


这套系统不仅为大众创作除了一副又一副精彩的春联,在今年的CCTV网络春晚上,百度小度机器人通过“智能春联”系统震惊全场,接住了主持人高博出的“刁钻”上联后,还与高博秒对飞花令,展示人工智能科技的强大之余,也让传统之美跃然台上。

网络春晚小度来帮忙


飞花令是古人饮酒取乐时必不可少的助兴方式,得名于唐代诗人韩翃的名句“春城无处不飞花”。饮酒行令既是古人好客传统的表现,也是他们饮酒艺术与聪明才智的结晶。百度“智能春联”也让小度传承了这份“基因”,让我们在速食文化盛行的当下,回忆起飞花令的雅致与美好。


现场以“春”为主题字行令,“春”字需依顺序出现在诗句的对应位置,且不能重复。这对于“人类战队”的代表高博和“人工智能战队”的代表小度来说,都是就知识储备和反应能力的巨大考验!高博为表谦让,还让小度先来。


小度自信地表示“我先来就我先来”,“春江潮水连海平”、“惜春长恨花开早”、“二月春风似剪刀”......三两回合下来,高博竟主动示弱:“我内存有点不够了”!还打趣要把小度“电源给摁了”,借此挽回作为人类的“尊严”,毕竟不能“输给3岁孩子”呀!

小度用飞花令和主持人高博“互怼”


小度虽然只有3岁,但它搭载的“智能春联”系统拥有强大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从而能够自然流畅地与主持人再现古人间的风雅游戏,小度的“才华”简直叫人拍案叫绝,这可不是3岁小孩能比的。


堪称“十项全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小度,现场当然不止祭出飞花令这一单项技能了。对春联,这一中国传统春节不能落下的活动,小度也秀得飞起!“沐新时代春光,长天起舞;融大智能魅力,盛世飞歌”,一副完美对仗、寓意美满的对联,在让观众感受到科技与文化融合的魅力之余,也紧扣住了晚会主题。


今年央视网络春晚的主题为“网筑强国梦 智汇新时代”,人工智能是当台晚会的核心创作元素,这也是小度亮相于此的契机。小度在今年网络春晚上的精彩表现,既彰显了我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前沿发展态势,也代表了百度在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语言文化的初心。近年来,百度陆续研发出了文言文翻译、智能写诗系统、智能春联等产品,用科技创新来满足用户对传统文化的向往。

人工智能正逐渐融入生活之中,此次百度借助“智能春联”这样一种好玩、现代化的方式,用科技创新赋能传统文化,不仅让传统文化释放出更大的声量,也燃起大家对创作春联、写春联的兴趣,开启用AI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