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项目
首页>>文章列表 >>科技教育
科技教育

城市交通规划失败导致的共享单车热 2017-03-23 11:37:32

聂日明:正常的大城市,共享单车应该很不流行才对。中国的共享单车潮流,很大程度上是城市划与交通规划的失败导致的。

共享单车在各个城市发展得如火如荼,紧跟着,违章、违停现象也多了起来。近日上海交通委约谈共享单车企业,要求暂停在黄浦区等中心城区投放单车,此外,上海质监局等部门还组织起草行业规范,强制要求共享单车三年报废、装载GPS。北京也查扣共享单车、控制共享单车的数量,还在特定道路划红线,禁止停放共享单车。深圳更出台了相关意见,要求将使用共享单车者的违法违规信息纳入个人信用记录。

共享单车不是新事物。2006年以来,中央部委联合发文明确城市交通“公交优先”,公共自行车作为慢行、绿行的出行方式,被纳入到公共交通体系,一直都是政府鼓励发展的行业。早在2008年,杭州就建设公共自行车系统,到2015年底,杭州公共自行车8.68万辆,年租用量达到1.5亿次。杭州模式是比较成功的公共自行车模式,全国有170多个城市使用杭州模式,上海北京也有相应的公共自行车。但除了杭州等有限几个城市外,全国多数城市的公共自行车并没有火起来。

现代城市快节奏,公共自行车作为慢行和露天骑乘方式,只能用于短途接驳和旅游观光等狭小的领域。自行车在家庭交通中的地位也越来越低,地铁、汽车占出行的比例越来越高。另一方面,传统的公共自行车都是有桩自行车,有固定的停放点,但停放点不可能太多,只能在人流密集处设置,政府的规划往往也不以满足居民的必要需求为导向。公共自行车可能有利于旅游观光式的骑乘,对于居民日常的短途接驳则有心无力。因此,一方面政府投入了大量的公共自行车,无人使用,另一方面,地铁站、超市附近停了大量的家用自行车。

公共自行车的成本高昂,尽管多数公共自行车有收费机制,但多数无法自负盈亏,据2015年的报道,广州财政每年补贴公共自行车2000万,在人们眼里相对成功的杭州模式,每年财政的补贴更是高达亿级。这些也限制了地方政府建设公共自行车的热情。

为什么共享单车可以流行?共享单车声称要打通城市交通的“最后一公里”,它们与公共自行车的区别在于“无桩”,无桩解决了人们短途交通、接驳的需求。我们可以看到,在地铁站出口、商场超市门口、行政办事机构门外、小区外,堆积了大量的共享单车,人们用共享单车来接驳地铁与办公室、居民区、商场之间的短途交通。

为什么公共交通会有“最后一公里”的难题?我们先来看一下市内交通的需求,首先是居民区到工作区的通勤需求,其次是办事需求,包括政府、医院、商务。以2014年的“上海综合交通调查”(以下称“调查”)为例,通勤需求每日人均1.04次,非通勤为1.12次。2014年上海的中心城区,人们通过公共交通(31.3%)、出租车(7.4%)、小汽车(20.3%)、非机动车(15.9%)和步行(25%)完成出行。

小汽车、电动自行车、自行车和步行都是点到点的交通,有“最后一公里”痛点需求的只有公共交通。正常的大城市,共享单车应该很不流行才对。人口密集的城市,地铁发达,通过线路与出口的密集型设计,轨交就足以覆盖城市的点到点交通,像东京、纽约曼哈顿和香港,用不着汽车,更用不着自行车来接驳。而中小城市和郊区,人口达不到地铁密集性覆盖的条件,但土地充足,以汽车出行为主,同样也用不着自行车。

但中国大多数城市的公共交通体系设计缺乏严格的论证和需求挖掘,公交、轨道线路设计不以满足居民的最大出行需求为主要目标,前述上海的调查显示,市民每次乘坐轨道交通平均耗时62分钟,其中在地铁内的时间仅有35分钟,其余的27分钟则用于两头接驳。这个接驳的时间与距离,就是“最后一公里”的痛点。

为什么会这样?首先,公共交通虽冠以“公共”之名,但决策者并不是公众,公交线路设计要么对需求反应迟缓,要么夹杂着拉抬荒凉地区土地价格等目标。北京天通苑和回龙观两大社区有大量金融从业人员在金融街工作,但直到2011年,北京市公交部门才开通职住两地的通勤快车,这也是定制公交锚定的主要需求。杭州1号线作为杭州的第一条地铁,很多站点却不经过人流密集区,其意在拉抬地价。

其次,城市大面积出现较严重的职住分离现象。早先中国的多数城市是职住合一的,长距离交通需求少,很多人步行通勤。但过去的十几年内,中国特大城市着力降低市中心的人口密度,但人口被赶离城市以后有两个后果:第一,工作机会没有离开,加剧了通勤高峰时段对公共交通的需求,地铁郊区段的接驳肯定成问题;第二,中心城区人口密度降低,公共站点过密不经济,地铁仍然无法实现直接到达目的地的需求。

上海中心城区内部和郊区内部的出行中,步行都占到了30%,但郊区到中心城区间的出行,步行仅占1.9%。职住分离大大刺激了远距离通勤的需求,其结果就是小汽车和轨道交通的通勤需求剧增,与之伴随着是轨交之外的短途接驳交通需求。

最后,市中心土地紧张,小汽车停车不便、也容易交通拥堵,尤其需要公共交通的点到点出行,这不仅需要较高的站点密度、密集的班次,还需要到达便利。中国的城市成长的快,但规划的不够细致,离人性化也差的远,道路多不为行人设计,宽阔且难以通过,地铁出口少,且离人流密集地段较远。

以香港中环和上海陆家嘴、北京金融街为例,同样都是金融集聚区域,香港中环站设有14个出入口,可以方便到达中环的主要建筑物,相当多的出入口直接连到中环的建筑物及购物中心的地库;上海陆家嘴只有5个出入口,只有国金中心的地下层与出入口相连,站点的出入口集中在东南和东北方向,正大广场和香格里拉酒店的西南方向,没有安排地铁出口;北京金融街就更夸张了,目前金融大街中心位置没有直达的地铁站,最近的是阜成门站和复兴门站,到金融街的银监会和证监会,两个站的步行距离都在1000米左右。

由此可见,中国的共享单车潮流,很大程度上是城市划与交通规划的失败导致的。这也意味着共享单车的价值就在于可以在人流密集、土地紧张地段出行、停放,而这些地段,管理者恰恰最不欢迎停放的,被禁止、限制也不难理解。

所以,共享单车之所以流行,资本之所以青睐,其背后还是强劲的需求,政府主导的公共交通没有满足这个需求,市场补了缺口,政府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改善环境,而不应该只看到他们的乱停车、数量太多、被资本驱动。

从数量上来看,共享单车并没有多到让人不能忍受的地步,市场上本来就有着数量庞大的自行车,北京上海每百户家庭的自行车仍然多达数十辆,全市高达千万辆级别。共享单车规模虽然大,相比城市自行车的存量,也没有出现显著的增长。

其次,共享单车之前,各地自行车违章比比皆是,在地铁口乱停车更是不绝如屡,至于盗损更是不计其数,也未见到当地治安部门花多大精力去改善。共享单车的用户也没有比政府主导的公共自行车用户更显不文明。在立法上,汽车违章停车的后果比自行车要严重的多,前者尚且不用进入个人信用记录,而违停一辆自行车的个人就要遭受信用受损的惩罚,处罚明显偏重。

今天我们指责共享单车的违章、盗损严重,是对过往这些不文明现象的选择性忽视,说到底,政府管不了个人拥有的自行车,因无利可图,也不愿意管,但政府对企业拥有的共享单车可以有的放矢,这是行业监管里明显的欺软怕硬的行为。

再次,共享单车是否有价值,还要看市场和消费者的检验,如果共享单车只是昙花一现,用不着管,也会自动消亡。但相关部门对共享单车的态度却是代表了近年来多地治理城市的一种思路:新生事物带来麻烦,应当严加管理,丝毫看不到这些新生事物对于城市运行效率的改善,之前对打车软件、网约车行业发展的抑制亦是如此。

公共政策的施力点应该是制定规则,让人遵守规则,而非管住单车。退一步讲,自行车式微以来,小汽车当家,有关部门看不惯汽车数量的突飞猛进,倡导公共交通、慢行系统、绿色出行,也亲自实施公共自行车。那个时候,管理者也并没有强调过停车、违章是个问题。从这一点讲,这也是城市治理的底线,它清晰的显示出一个城市的友好程度,是否以人为本。单车可能毫无用处,但应该由市场决定,而不是政府圈定框框,代替消费者决定他们用什么交通工具出行。

北京医改放大招:挂号费和诊疗费将取消 代之以医事服务费 2017-03-23 10:34:34

普通床位费从现行28元调整为50元,阑尾切除术从234元调整为560元,核磁从850元降低为400到600元……


4月8日起,北京市所有公立医院都将取消药品加成;相应地,部分医疗服务价格会有所上升,大型检查的价格有所下降;挂号费和诊疗费也将取消,代之以医事服务费。


3月22日下午,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新闻发布会,正式披露将于4月8日起实施的《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以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为主要内容的医药分开改革正式在北京市全面推开。


北京市发改委副主任李素芳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短期看,不同患者费用有升有降,不太均衡,但从长期看,通过医疗服务的调整和规范,最终是让百姓受益。”


李素芳介绍,通过卫生部门对405个病种的静态测算显示,改革后,门诊患者次均费用平均降幅为5.11%,住院患者例均费用平均涨幅为2.53%。


北京市的“医药分开”核心有二:一是取消公立医院由来已久的药品加成,二是推行采取全国省级采购最低价格的药品阳光采购。


事实上,这两项改革在全国其他省市几百个试点中均早已逐步推开。北京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这里“超级”医院云集,且隶属关系复杂,同时也是全国最大的临床用药市场。


不过,此次北京医改新政,在“取消药品加成”后最为关键的补偿问题上,仍放出了与惯常套路不同的“大招”。此外,坚持动态联动全国省级药品采购最低价格也将给全国其他省份的药品采购带来巨大影响。


医事服务费补偿药品零差率


北京“医药分开”落槌以后,诸多目光都聚焦于患者负担有无减轻。但事实上,这项改革重点并不在此。它要改变的是过去公立医院主要依靠卖药生存的补偿机制问题。


据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介绍,“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是北京“医药分开”的三项主要内容之一。


取消药品加成是指公立医院所有药品不再加价15%销售,患者拿在手里的药品是“零加成”。这项改革已于2011年起在全国各省市几百个公立医院改革试点陆续推开。


设立医事服务费则是指北京市公立医院过去的挂号费诊疗费将被取消,代之以按照医院、医师级别划分标准的医事服务费。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以三级医院为例,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50元,副主任医师60元,主任医师80元,知名专家100元,急诊医事服务费70元,住院医事服务费100元/床日。这相比过去三级医院几块钱的挂号、诊疗费确实有较大幅度的提升。


不少推开“药品零加成”的城市都用这个新设的收费项目取代了挂号诊疗费,并在合并两项的基础上适当提高了这个项目的收费标准,以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动和技术价值。


但值得注意的是,方来英表示,医事服务费对应原来的收费项目在挂号费和诊疗费以外,还有一个“药品加成”。


这种提法迥异于已推开改革的其他省市,也区别于“药品零差率”改革的一般政策逻辑。


一般试点城市的普遍做法,在“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后,紧跟着的是“取消药品加成导致的公立医院收入减少,由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政府财政补偿、公立医院自行消化三种渠道,按照X%、Y%、Z%的比例共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观察,补偿比例分配一般是“811”或者“721”,也有少数地方是“631”等。


在这种执行逻辑下,医事服务费的设立通常只作为医疗服务价格调整的极小一部分,间接地与取消药品加成挂上钩。像北京这样将医事服务费直接与补偿“药品零加成”挂钩的,并不多见。


医事服务费纳入医保


除了强调“规范医疗服务价格”和“设立医事服务费”以外,北京新政未提及提补偿比例分担的问题,也未提“政府财政补偿”和“公立医院自行消化”。


按照一般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要符合“患者负担不增加”的逻辑,调整的项目通常全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北京市也不例外。这也就是说,“腾笼换鸟”的大头通常都是由医保出,政府和公立医院是小头。


但据北京市人社局副局长王明山介绍,新设的医事服务费也纳入城镇职工、城乡居民医保报销范围。其中,门诊医事服务费实行定额报销,三级门诊报销40元,二级普通门诊报销28元,一级以下19元。


这就意味着,公立医院在医事服务费上得到的补偿,除了患者自负部分以外,还是由医保来补偿。政策的逻辑就清楚了:北京的“药品零差率”改革与其他地方医保、政府财政、医院共担补偿不同,主要由医保来承担补偿。


由于没有政府财政和医院分担风险,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在北京将会起到前所未有的重要作用。此外,由于医保承担了主要的补偿责任,如何在一波又一波的医疗服务价格中求取公立医院和医保基金平稳运行的平衡,或将是北京医保部门必须承受的“大考”。


最低价的药品阳光采购


除了药品零加成、医事服务费和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北京“医药分开”的另一项内容就是组织实施药品阳光采购。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通过配套取消药品加成和阳光采购,药品价格平均降幅在20%左右。


记者了解到,阳光采购主要是针对市场供应充足的药品,动态联动全国省级采购最低价格和全市公立医疗机构采购价格,引导北京市同类药品价格始终处于全国较低水平。


北京市以降血脂药“阿托伐他汀钙片”为例,2015年,该药在北京销售的主要两个品牌是进口产品“立普妥”和国产产品“阿乐”,其采购金额达8.24亿,阳光采购后价格分别下降了9.76%和11.47%,节约采购费用8300万元。


要拼药品降价幅度,医改重镇福建“珠玉在前”,北京的“杀手锏”是“动态联动全国省级采购最低价”。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相比其他地方,作为最大的临床用药市场,北京有足够的议价底气,采用全国所有省份采购价中的最低价不成问题。


但上述人士也表示,改革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药企考虑到北京的采购最低价制度,或许不能容忍其他省市将价格降得太低,为此不惜退出较小的市场,以保住北京这个最大市场的价格水平。

英国《金融时报》:中国掀起共享单车热潮 2017-03-22 14:04:09

福布斯富豪榜:盖茨蝉联首富 中国新富豪人数全球第一 2017-03-22 13:48:56

英国颁布电子设备上飞机相关禁令:针对土耳其等6个国家 2017-03-22 13:47:25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2日凌晨消息,英国政府已经宣布了一项针对飞机乘客在放置机舱行李中携带笔记本等电子设备的禁令,这项禁令所针对的是从土耳其、黎巴嫩、约旦、埃及、突尼斯和沙特阿拉伯直飞英国的特定客运航班。


另外,这项禁令还适用于平板电脑和DVD播放器。在此以前,美国政府也已采取了一项影响到8个国家的类似行动。


英国政府称其对有关飞行安全的话题进行了追踪,并表示此举是“有必要的、有效的和恰当的”。美国政府官员也在此前表示,炸弹可能会被隐藏在一系列电子设备里。


这项最新禁令适用于任何长度超过16厘米、宽度超过9.3厘米或厚度超过1.5厘米的电子设备,其中也包括智能手机,但大多数智能手机的尺寸都小于前述标准。任何受影响设备(包括电子书阅读器和游戏机)都需被放在手提行李中。英国政府表示,开始执行这项禁令的时间将由各个航空公司自行决定,因此乘客应联系航空公司以获得更多细节信息。


受此禁令影响的英国航空公司共有六家,分别是:英国航空公司(British Airways)、易捷航空公司(EasyJet)、Jet2.com、Monarch、托马斯-库克集团(Thomas Cook)和Thomson。另外,还有8家国际航空公司也将受到影响,分别是:土耳其航空公司(Turkish Airlines)、Pegasus Airways、Atlas-Global Airlines、中东航空公司(Middle East Airlines)、埃及航空公司(Egyptair)、皇家约旦航空公司(Royal Jordanian)、突尼斯航空公司(Tunis Air)和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Saudia)。


英国交通大臣克里斯·格瑞林(Chris Grayling)表示:“我们理解这些措施可能带来的为难之处,并正在与航空业展开合作,以便令任何影响降到最低。”


航空业顾问约翰·斯特里克兰(John Strickland)称,这项禁令将“给航空公司及其客户都带来令人头疼的问题”,但航空运营商“别无选择,必须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ofo/摩拜等入局:中国共享单车争相登陆新加坡 2017-03-22 13:43:52

3月21日,摩拜单车宣布,正式在新加坡投入运营,开始海外战略。此前该公司表示,在2017年,公司计划将共享单车带到国内外百座城市。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参与了摩拜D轮后新融资。


当天,摩拜还公布了在海外布局上与一系列国际领先企业的合作,包括微软、沃达丰、Stripe支付、安盛天平保险等。据悉,微软Azure云平台服务为摩拜海外运营提供技术支持,全球物联网先驱企业沃达丰为摩拜量身打造物联网平台解决方案,Stripe提供国际支付平台,安盛天平提供保险业务。


在骑向海外的第一站,摩拜在新加坡运营初期,将在新加坡的MRT地铁车站及大学校园等需求热点区域集中投放车辆,并投放专为人口稠密地区特制的新型迭代智能单车。


摩拜进军海外市场的首站落子新加坡,理由颇为充分:一方面,新加坡经济发达、政策稳定、法规透明、尊重知识产权、基础设施健全。另一方面,新加坡也是全球最高智能手机普及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这对于共享单车企业有着巨大吸引力。


不过,关于海外扩张战略本身,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出言谨慎。


在3月11日出席美国西南偏南大会间隙,胡玮炜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关于海外战略的话,我们还在学习和探索的阶段,摩拜做事情一般都是比较认真的,所以我们在产品方面都会打磨得比较精细。先在新加坡软着陆,其他城市也正在研究当中。”胡玮炜明确表态,暂时没有打算进入美国市场。


在国内和摩拜厮杀得不可开交的ofo,也已经骑到新加坡。

李彦宏和以色列总理会面谈科技创新 2017-03-22 13:39:18

新浪科技讯 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今日与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在北京进行了会见,双方就科技创新、人工智能等方面进行了交流,李彦宏还向以色列总理赠送了一部自己参与创作的新书:《智能革命》。


李彦宏和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会谈主要围绕科技创新等方面进行,李彦宏表示百度在以色列投资了不少科技项目,而以色列总理则称看好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发展。


有趣的是,在会谈结束时,李彦宏向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赠送了自己参与创作的《智能革命》的样书。


据百度方面透露,此书涵盖了百度最高管理层及科学家团队,对人工智能这一前沿领域的最新思考。从计算能力、大数据资源、人工智能研发文化等方面提出了智能化的基本标准,描绘了即将到来的智能社会,并反思人类即将面临的种种挑战。


此外,该书还汇聚了百度在AR技术方面的应用。读者可通过以手机百度或“智能革命”App扫描书中的图片,就会展现百度大脑、无人车、小度机器人等立体动画特效,并且可以跟读者以语音的方式进行多种形式的互动。


而且该书还邀请到了科幻大咖刘慈欣的倾情作序,还通过百度AI撰写了一则序言。


据百度方面称,《智能革命》预计将在4月正式上市发行。


值得一提的是,AI+AR是百度目前在前沿技术探索和应用方面的主要方向,AI方面的核心是无人车、自然语言理解和处理,图像识别等,AR则主要应用到了营销等方面,通过增强现实的方式,变革传统营销展示模式。


这也将是李彦宏参与创作的第二本著述,此前创立百度之前,身居硅谷的青年工程师李彦宏在1998年根据所见所闻所感,以章回体小说的形式,写作了自己的第一本公开出版作品——《硅谷商战》。